河北新能源汽車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聯係我們

企業名稱:河北太阳2新能源汽車銷售有限公司    

聯係人:王總

手機:17732178848

郵箱:371296437@qq.com

網址:www.jurse2017.com

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正定縣車站北街18號

解讀新能源汽車新四化中的夢想與現實,聽聽五位專家怎麽說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解讀新能源汽車新四化中的夢想與現實,聽聽五位專家怎麽說

發布日期:2018-10-07 作者: 點擊:

9月26日,由鳳凰網與寰球汽車聯合會主辦的主題為“引擎·維新”第四屆中國汽車品牌發展論壇在上海浦東舉辦。

在國家擴大開放,深化改革,以及逐步兌現入世承諾的指引下,汽車行業當下正麵臨一個全新的曆史節點。就在今年,新能源汽車領域的外資投資股比限製已經全麵放開,而兩年後,燃油車外資股比限製也會放開。自今年7月以來,我們國家的汽車進口關稅也大幅調低。

上海浦東作為改革開放標誌性的地區成為本屆論壇主辦城市其意義不言而喻。如今伴隨40年改革開放再出發,中國汽車品牌已經進入3.0時代。中國汽車迎接新四化的機遇與挑戰,探求中國汽車品牌向上路徑,問道自主3.0時代路在何方?

在現場,清華大學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院長趙福全,前途汽車董事長、長城華冠董事長陸群,奇點汽車創始人兼CEO沈海寅、,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歐拉品牌總經理寧述勇,北汽新能源副總經理、營銷公司總經理李一秀五人齊聚一堂,一同就新能源汽車新四化的—夢想VS現實展開對話。

左起:清華大學汽車產業與技術戰略研究院院長趙福全,前途汽車董事長、長城華冠董事長陸群,奇點汽車創始人兼CEO沈海寅,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歐拉品牌總經理寧述勇,北汽新能源副總經理、營銷公司總經理李一秀

話題一:怎樣看待現在的汽車產業,新勢力對未來怎麽布局?

趙福全:今天的主題是夢想碰撞現實,夢想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尤其是汽車產業發展所麵臨的挑戰和機會,實際上是機會很多,但是挑戰也巨大。實際反過來講挑戰最多的時候也是孕育偉大企業的一個關鍵的時期。今天主要的話題圍繞在電動化,剛才已經講了電動化、智能化、共享化都是我們未來主要的發展趨勢,但是無論是共享、智能還是基於電動化,電動化也是最受關注的。

今天電動化作為一個主旋律話題,首先我們討論一下看看大勢,能力不如選擇,選擇不如借勢,我們得知道我們處在什麽樣的環境下,現在整個汽車產業的形勢,特斯拉要來的,對電動車是一種挑戰。但是是不是還是一個機會,他為什麽要來呢?還是看好這個市場,合資股比要放開,2022年我們堅持了40年的合資股比要放開了,狼來了,這回就真的來了,又是一種怎麽樣的情況。自主品牌,各位的企業都是引以為自豪的產品也出現了市場的下滑。在這種情況下大家怎麽看現在的汽車產業,我們在座的各位企業對未來又是怎麽布局的?

陸群:怎麽看待現在新能源汽車,其實我覺得這麽宏觀的話題。

我認為我們無論是傳統能源汽車,還是下一步新能源汽車,我們一定要想清楚是跟誰競爭。原來就在講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是首要問題。我們一直認為,首先新能源汽車的競爭者是汽油車,如果從品牌的角度來說,所有我們這些人的競爭者是國際上大的汽車巨頭,是以豐田和大眾為代表的這種批量化,而且非常有品牌溢價能力,品牌價值的企業。他們的一舉一動左右著整個走向和大勢。

我們始終堅定認為我們的競爭者是跨國公司,跨國巨頭,這是我們的看法。至於下一步我覺得大的競爭格局沒有發生根本的變化,下一步合資股比放開其實不產生本質的影響,之前我們就是跟他們競爭,之後依然是和他們競爭。

沈海寅:趙院長剛才提的問題非常宏觀,我也聽到中信證券的皮總講的傳統降級和可選升級,在這點上非常有感觸。為什麽這樣講?其實我們日常的消費品,比如說汽車也是我們的消費品。但是它從原來的耐消品,逐漸往兩極分化,一個還是有耐消品本身的屬性,另外一方麵也變成某種意義上的快消品,因為二手車這種市場越來越發達。我們手機尤其對於年輕人來講,我換一輛車的時間在不斷縮短。對於汽車,如果你把它看成是一個消費品屬性的時候,而且作為工具來講的屬性,其實它是在逐漸進行降級。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新技術本身會帶來消費本身的升級。就像以前在功能機時代,在智能機取代功能機之前,大家已經發現換機的概率越來越小了。後來一波浪潮一來之後,我們就發現新的物種取代舊的物種,帶來了一波新的消費浪潮。

我們在講汽車時代,可以促進大家去更換汽車的最大的動力未來是什麽?我們覺得當然新能源是一個方麵。有國家鼓勵也好,還有新能源技術本身也在不斷的降低成本,然後同時也在增加新能源汽車本身給用戶帶來的好處,除了這點之外,我們應該想一下,我認為智能化是帶來下一波汽車最大的一波換車潮的一個核心的點。

智能化本身包含兩個方麵,通常講智能化的時候還講兩個方麵,第一個本身它是聯網的汽車,同時它又是一個可以用軟件定義的汽車,這點其實跟智能手機的發展是非常類似。

另外,智能駕駛也給我們帶來一種新的體驗,如果減少在開車過程當中的疲憊,通過智能去改變,這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在未來的競爭當中,智能化是一個主戰場,但是在智能化是主戰場的過程當中,國際品牌和國內品牌比起來,國內品牌占的優勢並不大。

自主品牌在這個裏麵應該有很好的自信,我們是在一個新的主戰場跟國際品牌展開競爭,而且在這個裏麵我們應該是有我們自己獨特的優勢。

寧述勇:我把歐拉歸到新勢,因為歐拉很新。從產品現狀來看,歐拉到來之前或者說今年新勢力交付之前,很多產品形態都是有改變。因為這是一個比較聰明的做法,順應政策,順應市場。但是歐拉和新勢力,尤其電動汽車已經進入到了2.0時代,是全新打造,而不是改改。

第二點,電動車雖然不能提供彎道超車,但是至少提供了同車道賽跑的機會,中國自主主流品牌,在這上麵是很有競爭力的,這也是為什麽長城和寶馬能夠平等地坐下來談50:50合資。歐拉不太考慮誰是我的競品,隻考慮我在中國怎麽做得更好,和寶馬怎麽手拉手進軍全球市場。歐拉相信能夠靠智能化去更多占領國際市場。

第三個電動化、智能化肯定是趨勢。長城有可能在江浙滬這邊成立很大的一家智能網聯,車聯網的公司,目前還沒有定在哪個地方。

最後一點,長城新能源在思考政策退坡後該怎麽辦?我覺得我們市場剛剛被政策激發起來,不易退的太快,市場剛剛起的時候,倒不是希望政策保護和扶植,而是讓它均衡發展,不要把培養起來好的勢頭一下倒退兩三步出來,所以這就是我想分享的四個觀點。

李一秀:現在我認為還遠遠沒有到新能源營銷層麵的狀態,如果說有競爭也是企業的規劃和產品研發部門之間的相互競爭,遠遠沒到那種程度。說到研發和規劃的重要性,實際上對於未來新能源汽車產業趨勢的判斷有關係。

我們感覺16個字:“方向清晰、堅決有力、速降歸零、加速升級”。簡單解釋一下,至少目前還在一定程度上,很大程度上是政策和模式導向的新能源市場,往後是市場和產品導向的新能源市場,真正進入到了規劃和研發主導市場的,參與市場競爭的階段。現在所謂的方向清晰就是政府從上到下,從中央到地方,沒有一個不把新能源的發展作為堅定的方向。

堅決有力是指政府新能源產業的發展政策上,相比燃油車發展的曆程當中果斷很多,對於技術的渴望,對於中國自主品牌技術和綜合能力的提升,能體現出來政府對於這一輪產業發展當中,對於企業和產業的期待。

速降歸零就是指我們麵臨最大的,全球最好的,國家扶持新能源產業發展的政策,又是國家的國補和地補政策,現在在迅速下降,而且每年下降,大幅度下降,一直到2020年左右就要取消補貼。這個對於一個產業的挑戰是巨大的,一個產業對價格的定位,產品未來的定位,三年的周期如何考量,非常考驗一個企業的功底。

同時,大家對這件事情的預期也有了,促進企業自身加速努力來適應這樣形勢的變化。整體來說,對這個產業一定是充滿信心的,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幹新能源汽車的人一定是比幹燃油車的人要辛苦得多得多。

話題二:新能源社會到來了嗎?

趙福全:總體來說大家感覺到市場的競爭是永恒的,而且這就是市場,無論是新能源還是傳統車,不是簡單的自主品牌之間的打拚,既有新勢力,也有傳統勢力。傳統勢力也可以轉型成為新勢力,新勢力如果做不好也會淪為傳統勢力。關鍵是怎麽把握住機會。

下麵的問題有針對性的問一些老總,你覺得中國作為新能源汽車的社會到來了嗎?消費者真的對新能源汽車的產品的增長接受程度是什麽樣的?

李一秀: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現在已經從導入期開始逐步進入普及化。雖然占整個汽車行業盤子量不大,但是有幾個特征是非常明顯的。最早新能源汽車大量的消費者是受牌照指標限行的壓力,被逼無耐來采購新能源車,占牌,大量的消費者是這樣的。但是到目前為止,從1月份到7月份,北汽新能源來講,我們已經有42%的銷量是在不限行,不限購的城市裏麵。意味著消費者在跟燃油車對比的情況下買的新能源車,這是一個特征。

第二個特征,大家都知道“保衛藍天行動計劃”。從中央國務院發布之後,各地,包括京津冀等核心新能源的主銷地區全部陸續發布,意味著新增,或者更新的,涉及到公務運營的車輛80%要新能源化。這帶來大量的體驗機會。

第三,現在不隻是汽車產業在新能源化,四化裏麵的新能源,而是在金融領域、出行領域、物聯網企業、智能網聯領域各個維度的變革,甚至是不同的革命。這個革命需要有一個交匯的載體,讓這個革命變得更精彩、更成功。汽車,尤其是電動汽車毫無疑問具備了在多個產業內革命交換當中的載體作用。它成為從工具到搭載式的人工智能,到價值交換載體,電力部門、金融部門、網聯部門都在電動車上大展拳腳。

下一個階段,智能網聯將成為未來新能源汽車競爭的核心差異點。而且中國充分具備這樣的基礎,基於外界的,就是產業外的政策的和產業內相互的市場情況的變化,還要基於供給側、廠家、企業,以及整體供應鏈現在在技術上不斷的努力。

寧述勇:新能源怎麽做,沒有人知道正確答案,包括特斯拉,大家都是邊做邊學,邊學邊改。

不像燃油車,還是這麽多年積累下來有一套打法。我的難出就在於,我今年定我第一款車的定價,明年、後年怎麽賣,退坡之後價格的問題,都得考慮這些事,這是一。

第二,整個渠道會完全變革,油車的渠道和新能源是完全不一樣。整個歐拉的渠道商業生態怎麽搭建的問題,這個是很複雜的。而且是動到根本利益的,同時會大量引進金融、保險、美團、嘀嘀,一堆生活用車,未來很多的合作夥伴,怎麽在圈子上共生共融的問題。

第三,長城其實思考電動車的時候也思考十年了,但長城這個公司的DNA,不太趨炎附勢,今年才是電動車啟動的元年,所以今年就開始做歐拉。

今年我們大概已經有幾萬個訂單,沒想到那麽多,規劃落後於市場需求,還得一方麵搞戰略規劃,一方麵滿足生產和訂單。但是還有很多的問題,比如說成本的問題,長城從源頭開始布局,不僅自己做了蜂巢電池,還弄氫燃料電池,它是全中國唯一的氫燃料電池的研究和製造中心,上遊買了澳大利亞鋰礦的股權,保證一條線。所以既要掌握核心資源,核心競爭力,也要把這個生態鏈造起來,這個很難,大家很焦慮。

對於應對明年的退坡,第一款產品IQ已經完全市場定價,降價還是不降價等三個月看一看。第二款產品已經沒考慮政府補貼。

陸群:關於新勢力我有這樣一個看法先說一下。第一,新舊不完全是時間上的,並不是晚到的就是新來的。關鍵是做法、思維、打法新不新。

前途汽車作為一個新的品牌進來,機會一定是來自自消費升級。讓出行過程變得愉快,這才是本質。

第二就是技術的新。新能源汽車裏麵的核心技術要紮紮實實地往下去做。新能源汽車的進入門檻一點都沒有降低,隻不過是轉移。

第三,一定要有新的財務模型,新的商業模式。電池這麽貴,一定要找到新的成本核算的方法,一定有輕量化,要降低電耗量,要把這些新材料,新的工藝引入導入到新的汽車產業裏麵來,這本身也是這個產業巨大變革的機會點。這是我說的三個新的點。

沈海寅:奇點汽車雖然是一家新的企業,但是成員基本上都是汽車行業的老兵。所以我覺得新並不是你都是用一批新人造車,而是用汽車行業的老兵造車。在我們公司我們一直強調8個字“敬畏傳統、大膽創新”。 隻有存在敬畏之心,才能夠認認真真造一輛車,所以我們在三電方麵基本上都是用了最好的供應商。同時,按照非常嚴格的標準做的四高(高寒,高溫,高濕,高原)測試。這就是對傳統的百年汽車的積累所包含的敬畏之心。

我們認為今天的汽車都稱之為功能汽車。但是如果跟買的車還是跟五年前一模一樣,那智能化就沒有意義。汽車像智能手機一樣,需要通過軟件定義硬件,軟件定義汽車,這輛車是可以通過軟件的不斷增加或者通過軟件不但升級,使得這輛車不斷具備新的功能。這個才是我們講的真正智能化的含義。

智能化是植入到車裏麵去,就像是大腦和神經連在一起,而不是外麵接的計算機。智能化是一個內升型的東西,就是說傳統車一開始賣的時候20個功能、30個功能,未來也還是20個功能、30個功能。我們的車一開始是40個功能,50個功能,但是等到過了一兩年之後可能就變成80,100個功能了。這個才是真正智能化的體驗,也是奇點汽車,可以成長的汽車,這個才是真正的智能化。

石家莊新能源汽車_石家莊新能源汽車價格_河北新能源汽車

本文網址:/news/446.html

關鍵詞:河北新能源汽車,石家莊新能源汽車價格,石家莊新能源汽車

最近瀏覽: